活動與健康新知

20191123增生治療後運動講座

2019年11月23日,很高興邀請超越復健診所的凃俐雯醫師來講增生治療後的運動訓練。上次在疼痛醫學會舉辦的2019Prolo@TPE的場子聽到凃醫師25分鐘的演講,覺得滿適合診所與教練的整合,於是邀請凃醫師來做更完整的演講。原本預計是一小時演講+一小時實做,沒想到光內容就講到所有聽眾流連忘返。中間更是插花了超音波導引肌肉訓練的部分。很高興能夠在這次的演講幫上忙。

凃醫師這次演講分幾個區塊,第一個是闡明打了PRP之後,一定要配合訓練或是負重,才有機會讓組織去生長。而且打PRP跟訊練的強化效果不一樣,一起做是更好的選項。第二個區塊把運動傷害分成肌腱、關節、肌肉去闡明,打完增生治療後要做的訓練其實都不一樣,甚至在修復的不同階段要訓練的東西也是不同的。例如關節的傷害在打完PRP的發炎期,其實更重要的是作穩定肌群(Stabilizer)的訓練,而不是動作肌群(Mover)的訓練。

穩定肌群相對來說是非常難訓練的肌群,動作很小,不容易察覺。凃醫師也有說可以嘗試用超音波看看是否真的有動到目標肌肉。而不是用Mover去做。這個概念在密西根大學的運動課程內其實也提到,但是聽到凃醫師說台灣也有在上Kinetic chain的東西感覺非常親切。

最後凃醫師有直接送學員她出版的書籍,並且現場直接簽書。整場爆動! 排隊都排到馬路上囉! 真心感謝運動界的志玲姐姐今天的演講! 人美心也美! 這次學員也有許多大師級的人物到場,真心覺得要跟這些大師交朋友,才有機會督促自己更加進步!

20191116周全性評估治療講座暨光銀式徒手治療工作坊

2019年11月16-17日,翔暘復健專科診所及武士健身中心第二次進行周全性評估治療講座與光銀式徒手治療Levle I工作坊。經過上一次成功的舉辦,這次參與的醫師人數明顯增加,同時也有物理治療師、教練,甚至是護理師的參與。

骨病學雖是古老的學問,但臨床實際應用上卻非常快速而實用。這次講座把骨病學跟現在比較夯的解剖列車結合,並且解釋了怎樣的失能會導致不同的代償模式出現。甚至也有結合應用肌動學、注射治療與運動治療的內容。

傳統的骨病學難學難精,在工作坊有限的時間內很難抓到重點。甚至回去沒有特別複習就會遺忘。劉醫師因為參與過不同的工作坊,特地設計了師生比1:4的小班教學,並且讓實做的時間占了大多數,不要讓理論蓋過實做。畢竟不懂的東西回去可以再研究,但是技法的東西沒有當場學會就是沒學會。剛好光銀老師的手法,簡化了傳統骨病學難懂的部分,改用簡單的手法評估,並且帶入SOP的教法,非常適合新手。

這次也有許多原本就會的醫師、治療師蒞臨指導,讓小診所蓬蓽生輝。也在彼此互相討論的情況下,交換了更多臨床上的心得。這次是第二次舉辦講座,仍然堅持要在手法課程中,塞入教練的訓練課程。畢竟純粹把骨盆正位,腰椎錯位解開,若沒有好的動作模式還是非常容易回到不好的骨盆。這次的講座包含了增生、徒手、運動的內容,並且在工作方同時有徒手與運動的實做,希望帶給學員滿滿的收獲,並且更容易應用在臨床工作上幫助更多病人。

20191109 NMUSIT

感謝台大醫院與台大醫院北謢分院邀請,劉炳塘醫師再次擔任NMUSIT(台灣神經骨骼超音波)工作坊小組講師。此次來參加的醫師有台灣、印尼、加拿大、維也納,同時也有不同的專科: 影像科、復健科、神經內外科、家醫科、疼痛科、風濕科、急診科。堪稱是跨國跨專科的工作坊。

十分感謝走在前面帶領我們一直進步的師長與同儕,台灣在這一塊因為醫療可進性,發展的迅速又全面。同時講師群也有非常多的研究報告與論文案例,堪稱十分過癮。

2019.10.19 台灣疼痛醫學會國際疼痛講座與工作坊

非常感謝台灣疼痛醫學會理事長、常務理事與諸位理事前輩的邀請,劉醫師在10/19-22前往花蓮慈濟參加台灣疼痛醫學會(TPS)辦的國際疼痛講座擔任講師與小組助教。此次演講主題為肩膀與手肘的超音波檢查與注射,小組則是帶著大家體會上下肢動態超音波檢查的作法與臨床應用。

此次也有藉由這個機會,把翔暘復健專科診所的設立初衷(徒手、增生、運動)跟其他醫師說明,並且也順利稍微介紹肌動學(Kinesiology)在骨骼肌肉系統上的重要性。非常感謝李醫師和陳醫師這段期間對診所的支持!

接下來10/22 – 10/27,高雄院區員工旅遊,高雄院區停診+復健暫停。台南院區停診,復健正常。 員工旅遊期間高雄院區將進行整修,即將以新的面貌迎接大家。提供的服務也會再更多。目前診所常常滿號,也在努力研討對策,造成大家的不便,深感抱歉。但即使已經限號,三位醫師常常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請大家多多體諒櫃檯的難為之處。感謝再感謝!

被遺忘的頻率共振療法(FSM)

10/11 – 10/15 劉醫師與李醫師前往台中以馬內利診所進修由Carolyn McMakin主持的頻率共振療法(FSM)。雖然診所之前已有引進,但從大力推廣此療法的Carolyn McMakin口中聽到才知道原來其中的原理這麼深。目前也有由台灣增生醫學會副會長王偉全翻譯的中文書可以略為了解其中奧妙。

「頻率共振療法」的圖片搜尋結果

主要的原理是透過兩組不同頻率的"微電流",透過跟身體共振達到治療的目的。主要紀錄方式就是"頻率A/頻率B"。頻率B特別容易理解,不同的結構有不同的頻率,當你的頻率跟特定組織一樣的時候,就可以和他達到共振。例如肌肉有肌肉的頻率,神經有神經的頻率,韌帶也有韌帶的頻率。

頻率A則有點玄乎。畢竟這東西叫做"被遺忘的"共振療法。當時主流西方醫學崛起,做另類醫療與輔助醫療的醫師和著作,相繼被廢除執照與銷毀。當時的頻率治療機器也就被鎖起來,等被找到的時候,除了找到機器,也找到一張紙,上面就記載了各種數字和"功用",而這些神秘的數字,後面的功用卻十分神奇,有消除發炎的頻率,有刺激組織分泌的頻率…….

而最神奇的是,把頻率A跟頻率B組合,可以針對某個組織達到想要治療的效果。例如組合"發炎"跟"韌帶"的頻率,可以消除韌帶發炎;而組合"分泌"跟"腺體"的頻率,可以達到刺激腺體分泌的效果。他們半信半疑地做了一些研究,有些可以在實驗室找到證據,但原理到底是什麼,目前還很難理解。例如開著"消炎"的頻率,過一個小時去抽血,確實血中的發炎物質(PLA2,IL-1,Substance P)都有下降,而腦內啡卻會上升。開著"腺體"與"分泌"的頻率,唾液中測到的激素確實有上升,甚至有增加到30倍之多。

在課程中,由Carolyn展示的治療效果,當你的診斷正確的時候,治療到最重要的問題,確實會有幫助。雖然效果不是像打針一樣,立竿見影或是像魔法般的奇蹟消失,但的確可以在幫助恢復的位置佔有一席之地。尤其是頻率共振療法(FSM)其實可以結合不同的徒手技法,搭配一起做可以讓徒手治療更加有效。

小編不會特別去強調這個頻率共振療法的效果,畢竟在原理上還沒辦法完全說服小編,但作為輔助與支持是不錯的。尤其是上課的時候有專門做徒手的治療師一起上,他們也一致認為,有FSM的輔助下,不只更容易達到他們想要的徒手治療效果,也讓這個效果持續更久。

10/19-20還有進階的頻率治療講座,這次由陳孟泰醫師和李維軒醫師一起去進修。劉炳塘醫師則受疼痛醫學會邀請前往花蓮慈濟演講,此次只能忍痛割捨。但相信再進階的治療講座一定也會有更多有趣的治療想法,期待兩位醫師帶回更多。

2019 增生療法醫學會花蓮慈濟義診

台灣增生療法醫學會 (TAPRM) 今年舉辦第五次花蓮慈濟義診。 感謝會長林家宏醫師、副會長王偉全醫師、增生療法醫學會全體Faculty與工作人員辛苦籌劃這次的義診。也非常感謝遠從香港飛來台灣的林敬熹醫師也是每年不厭其煩的從香港過來給予我們指導與分享經驗。今年是第五次義診,從上次開始有結合物理治療師,在打針之後給予更多物理治療手法上的處理與建議。今年翔暘也由劉醫師、李醫師和林玟劭治療師、潘泰宏治療師一起前往共襄盛舉。

增生治療只是恢復的其中一個環結,但點燃恢復的信心是非常重要的使命。結合更多手法與不同學派的處理,相信能帶給患者更多更全面的恢復。

#Inject with love.
#Rehab, rebuild, relife.

神經旁注射、神經解套注射與糖尿病神經病變

相信對於神經纏套有來過診所的病友都有相當程度的了解。當神經受傷或是壓迫時,神經會腫起來,而相對的腫起來神經也更容易受到進一步壓迫。 這樣就成為一個惡性循環。

當然有人會問,那既然是把神經壓迫處解除,那我用生理食鹽水是否也有一樣效果? 還好Mayo clinic pro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 Six-month Efficacy of Perineural Dextrose for Carpal Tunnel Syndrome: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Double-Blind, Controlled Trial “,比較腕隧道症候群注射葡萄糖跟生理食鹽水的差別。發現注射低濃度葡萄糖跟注射生理食鹽水比較起來,不只神經消腫比較快,而且臨床症狀也消失比較快。

所以除了物理上的把神經解套解除之外,低濃度葡萄糖必定還有其他效果來解除慢性疼痛。在2016年Joural of Prolotherapy的一篇文章"Treatment of Trigeminal Neuralgia Utilizing Neural Prolotherapy: A Case Report" 有提到低濃度葡萄糖會跟辣椒素一樣,暫時抑制TRPV1 receptor,減少CGRP跟P物質的產生,而這些物質就是慢性疼痛常常會產生的化學變化。

低濃度葡萄糖的神經旁注射有這麼多好處,那麼對糖尿病神經病變的患者呢? 糖尿病神經病變最初就是因為血糖太高,導致周邊血管與神經的傷害,那麼可以使用低濃度葡萄糖的神經旁注射治療嗎?

2014年發表在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的"Susceptibility of Nerve in Diabetes to Compression: Implications for Pain Treatment"文章指出,糖尿病患者比一般人更容易有神經壓迫的問題。而在Neuroprolotherapy的文章也指出糖尿病的神經病變可以透過神經旁注射得到改善。但也有醫師持相反意見,Dr. John Quintner 就寫了一篇"Sugar Coated Nerves: The Pseudo-Science of Neural Prolotherapy" 對於神經旁注射的疑慮。

對筆者來說,糖尿病神經病變最重要的還是血糖控制。如果血糖沒有好好控制,做這些治療都是緣木求魚,高血糖還是持續在破壞血管與神經,就算神經接受注射後有一些改善,最終還是會失敗。如果血糖已經控制得很好了,但還是有神經症狀,且超音波底下有看到神經確實腫起來的樣子,這時候來做這些神經旁注射,才有改善的空間。

如果怕低濃度葡萄糖注射的對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有影響,也可以考慮效果更好的自體血小板注射治療(PRP)。早在2014年Int J Dermatol.就發表了PRP注射在痲瘋病患者的神經,可以改善他們的神經症狀。所以今年(2019)在Pain medicine的這篇文章" Perineural Platelet-Rich Plasma for Diabetic Neuropathic Pain, Could It Make a Difference? “提到說,單純的血糖控制,跟血糖控制加上PRP注射,後者的神經症狀改善更多,且神經傳導速度(NCS/EMG)確實也恢復更多,就不那麼令人意外了。

總結: 對於一般的神經纏套,低濃度葡萄糖除了物理上能夠解開神經,在化學上確實也可以減少CGRP和P物質的產生。對於糖尿病神經病變,最重要的是血糖控制,然後才是神經旁注射治療。如果會擔心葡萄糖注射對於血糖控制的影響,也可以選用PRP達到更好的療效。